初中生的日程表应该是早自习、白天六节课加晚自习,但株洲的李女士昨天打进本报热线电话求助记者,她读初二的儿子古铭(化名)现在的日程表却是上午睡觉,下午上网,晚上跑出去玩。自己怎么管都管不住他,稍微管严一点,儿子便威胁说要离家出走。

  “我不想去读书,你们再逼我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。”、“你们再逼我,我就离家出走。”面对李女士的教育,儿子只有这唯一的反应。现在古铭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,李女士忧心忡忡,不知该怎么办。

  古铭一直在爸妈厂里的子弟学校读书,小学成绩中等偏上,升初中后,学习成绩明显下降,在学校表现也不好,经常和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混在一起,对学习不感兴趣。

  初一读完后,班主任老师建议李女士:“你儿子性格内向,但本质是好的,关键是结交了不好的朋友,最好帮他转学,脱离这个环境。”

  李女士听取了班主任的建议,初二开学时,将儿子转到了一家台湾人办的私人双语学校,是所封闭式寄宿学校,纪律严格。刚开始两个月古铭表现还可以,但到了第三个月,古铭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,开始频繁逃课。

  “我觉得他不适合我们学校的封闭式管理教学。”这是古铭现在的班主任蒋老师的看法,她觉得古铭特别内向,由于是转校生,比同班同学又大两岁,在学校基本上没什么朋友。“上课时间,他想出去就出去,从不跟老师请假,晚上还翻围墙出去上网。”蒋老师称古铭太叛逆,学校校长也跟他谈过多次,他一点也不悔改,蒋老师让李女士把孩子领了回去:“这么调皮的孩子,晚上竟翻围墙出去,出了什么事我们担当不起。”(潇湘晨报实习记者 刘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