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网2月15日电 香港《文汇报》15日刊文说,事实正显示中日关系在邻居和对手之间游走。在中国GDP超过日本,美国明确了重返亚洲、制衡中国的战略,日美既有军事同盟,还有TPP的构想。如此这般,中日之间实利争夺的矛盾就上升到了第一位。

  文章摘编如下:

  事实正显示中日关系在邻居和对手之间游走。日本的外交政策其实很清晰:经济贸易依赖中国,政治军事则依赖美国。

  实利争夺是“重中之重”

  笔者总结的中日三大矛盾为历史、感情和实利。历史问题,就是围绕参拜靖国神社而触发的日本二战侵略史的认定及反省;实利问题,焦点就是钓鱼岛及东海海洋权益的划分。

  一般逻辑而言,实利当然是“重中之重”,无论如何都是第一位的,然而中日邦交正常化40年以来,尤其是中国改革开放前30年,中日争吵最多的是历史问题。也许,这是得益于邓小平确实有超人的政治家智慧,在日本国力强于中国之际,就钓鱼岛问题主张“搁置争议,共同开发”,留待以后解决,将火头压了下去。

  事实上,应该说,日本大财团也敏锐看到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商机,日本从中的获利盖过钓鱼岛问题。

  或许,中国的GDP超过日本,日本才意识到问题,尤其是老大哥美国明确了重返亚洲、制衡中国的战略,日美既有军事同盟,还有TPP的构想。如此这般,中日之间实利争夺的矛盾不可能不上升到第一位。

  中日关系在邻居和对手之间游走

  因此,今年日本突然对钓鱼岛动作多多,就不奇怪了。先是议员登岛,之后又要为钓鱼岛附近的岛屿命名。另外,日本近日突然无端指中国在东海单方面开发油气。确保钓鱼岛,从而争取东海最大利益,应是当下日本国策。

  野田佳彦访华时,中国总理温家宝说:“中日要做好邻居、好伙伴,不要做对手。”事实正显示中日关系在邻居和对手之间游走。日本的外交政策其实很清晰:经济贸易依赖中国,政治军事则依赖美国。中国持有逾127亿美元的日本国债,野田访华达成日本购入100亿美元的中国国债,并就促进双边贸易的人民币结算取得了一致,令中日经贸合作延伸至金融领域。然而,日本巩固日美军事同盟的动作更大。所以,今年的中日关系恐难乐观。(刘斯路:资深评论员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