艰难的北上之路

  6月9日,我们团进至大跷碛地区,来到夹金山脚下。12日,我们开始上山,一路上,虽然很艰苦,但由于在山下休息了3天,掉队的并不多。这样,我们顺利翻过了长征路上的第一座雪山,到达懋功地区。

  在这里,我中央红军的先头部队,已同先期到达的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。中央红军在卓克基休息了一天。我们团住在一所寺院里,天气严寒,有的人只好把菩萨身上的布取下,用来做衣服穿,五颜六色的。但这支衣冠不整的队伍,都是经过长途转战保留下来的红军指战员,都是从刀山火海里拼杀出来的英雄!

  两个方面军会合后,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召开了扩大会议,决定红军继续北上甘南,建立川陕甘根据地,并制定了松潘战役计划。为夺取松潘,打开北上通道,红军又翻越了梦笔、长板两座雪山,进至芦花、黑水地区。我改任团管理主任,主要是负责筹集粮食,千方百计去找吃的。有一天,我路过军团供给部,他们正在宰杀一头牛。邱创成政委见到我后,便主动送我几斤牛肉,我舍不得自己吃,便带了回来分给大家。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,真是牛肉不多情意深。

  7月上旬,我们继续北上,开始翻越打鼓山。经下打鼓、中打鼓、上打鼓,走了3天,来到沙窝山前。此时,部队已翻越了三座雪山,体力消耗很大,又没饭吃,爬山十分艰难。途中,我们看到掉队的同志围着火堆取暖,但喊他们时并不答应,上去一碰就倒下了。成批成批的同志牺牲,沿途都是战友们的遗体。宣传队想喊口号给大家鼓鼓劲儿,可一句也喊不出来,大家只得不说话,做深呼吸,手拉手,慢慢走。仅几百米高的雪山,我们却整整爬了半天,到了山顶,又遇到冰雹,砸伤了不少同志。我路上曾吐过几次血,呼吸甚是艰难。解放后,才知道这是肺病。凭着革命的毅力和战友们的帮助,我才爬上山顶。

  翻越了拖罗岗雪山后,来到毛儿盖。部队住了好些日子。在这之前,红一方面军为同红四方面军统一编制,已将军团改称军,我们红3军团遂改称第3军。这时,又将两个方面军的部队混编,组成了左、右两路军。我们3军与第1、4、30军编为右路军,由徐向前、陈昌浩同志指挥,中央、军委机关也随右路军行动。

  8月21日,我们从毛儿盖出发后,开始还能看到稀稀落落的灌木林,再往前走,便进入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地。草地给人的第一印象很美丽,开满了野花。但对长征北上的红军来说,草地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,没有道路,没有人烟,气候恶劣,变化无常。地上一丛丛野草,地下一片片泥沼,到处散发着腐臭的黑色污水,人踩在草地上摇摇晃晃,稍不注意就陷进泥沼,越挣扎陷得越深,不少同志被淹没在沼泽中。

  我身为管理主任,宿营时要负责分配住处,进了草地后,一片荒原,便无事可做了。部队既无住房,又无雨具,还不时遭到敌骑兵的袭击。同志们带着行军、作战的疲劳,背靠背坐着,任凭雨淋风吹,熬到天明,不少体弱者生病倒下了。行军中,自带的干粮根本不够吃。开始,抓把青稞,添点肉干,喝口冷水,还能勉强填饱肚子。这些吃光了,就只能靠野韭菜充饥,前面的部队还能挖到一点,后续部队连它也难找到。在烈日下行军,口渴难耐,有人就去喝沼泽中的积水,谁知水中有毒,饮后腹胀下泻,又有一些战友因此长眠在草地上。后续部队无需向导,沿着一具又一具战友的遗体,就能找到前边的部队,到达宿营地。

  虽然苦到了极点,但大家照样有说有笑,纷纷议论着:将来革命胜利了,在这里办集体农场,开着拖拉机四处跑,一定能够大丰收。我们这支红军队伍,就这样前仆后继,接连走了六、七天,8月底终于走出了草地。这是长征中最艰难的一段路程,令人终生难忘。

  我们团在班佑停留了一个多星期,奉命接应左路军共同北上。9月10日凌晨,突然接到军部命令,要我们团急行军,向甘肃迭部县俄界(今高吉)前进。快到阿西时,彭德怀军长带着部队在山上迎接我们。大家一鼓作气,赶到了俄界。后来得知,是张国焘反对中央北上的战略方针,并企图危害中央。为避免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武装冲突,毛泽东同志决定率右路军中的红1、3军和军委纵队迅速离开驻地,先行北上。

  9月17日晨,红1军4团攻占天险腊子口,打开了北上通道,我们到达了甘南岷县的哈达铺(今属宕昌县),这里是汉人区,比较繁华。我带着两个通信员,买了3只母鸡、5斤面,还是没有吃饱。不知为什么,总感觉肚子饿。红军在这里进行了休整,支队召开了整顿军容风纪会议,买来白布,染成灰色,做成军装,换下了那些五颜六色的服装。从此,红军又有了比较整齐的军容。

  9月22日,中央正式宣布红一方面军主力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。全支队共7000余人,彭德怀任司令员,毛泽东任政治委员,下辖3个纵队。10月5日,我们来到六盘山下。翻山时,第1纵队在甘肃固原县(今属宁夏)青石嘴歼敌骑兵两个连。我们第2纵队到达此地时,远远望去,好像遍地都是绵羊,用望远镜一看,原来是敌人的后续骑兵部队又上来了。我们沿山前进,边打边走,使敌骑兵发挥不了作用。就这样,我们通过了六盘山。后来,彭雪枫同志告诉我,彭德怀司令员一直在山口等候着,亲眼看到部队都过来了,他才松了一口气,并说:如果剩下的这点革命种子再受损失,中国革命的胜利不知又要推迟几年啊!

  10月19日,陕甘支队胜利到达吴起镇(今吴旗)。我们中央红军历时一年,纵横11省,长驱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胜利结束。尔后,陕甘支队经保安南下,在~县(今富县)地区与红15军团胜利会师。

 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,并与红15军团会师后,蒋介石十分恐慌,急忙调集东北军5个师的兵力,企图趁红军立足未稳,围歼我军于洛水以西、葫芦河以北地区。军委遂决定:集中全军大部兵力,求歼沿葫芦河东进之敌一至两个师,以打破敌人的“围剿”。这就是有名的直罗镇战役。

  11月21日拂晓,红1、15两军团向进至直罗镇之敌发起攻击。我们4师奉命攻击直罗镇北山之敌。战斗打响后,我赶往10团去解决通信联络问题,刚爬上一个山头,就碰上毛主席。他正生着病,躺在担架上,还坚持指挥战斗,身边只有一个警卫班。就在这时,10团2连从该处经过,毛主席要其留下,连长不认识毛主席,说没有团长的命令,不能停止前进。见此情景,我急忙告诉2连连长:“这是毛主席!命令你们留下,你们就留下。”正巧,2连指导员也上来了,他也认识毛主席,马上敬礼报告。这样,该连就留在了毛主席身边。我嘱咐连长、指导员一定要好好保卫毛主席的安全,并将情况报告了10团杨勇政委。后来,战斗激烈时,毛主席命令2连出击,配合兄弟部队,消灭了不少敌人。直罗镇战役,我军歼敌1个师零1个团,毙敌师长牛元峰,打破了国民党对陕甘苏区第三次“围剿”,为中共中央把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,举行了一个“奠基礼”。

  从1934年10月到1935年11月,我在红军长征的行列中,一边打仗一边行军,有一段还是被战友们抬着走,历尽艰辛,长驱二万五千里,终于从江西来到陕北,开始了新的革命征程。毛主席讲,长征是宣言书、是宣传队、是播种机,“是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”。它雄辩地证明,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是不可战胜的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参加过长征的人已经不多了,但长征精神是一座丰碑,充分显示出共产主义事业无比强大的生命力,它激励、教育着一代又一代年轻人。长征精神,永放光芒!

  (来源:《求是》杂志 作者:中央军委原副主席)

[上一页]  [1]  [2]  [3]